1. 首页
  2. 小程序搭建

拼多多“农产品集中加工系统”与产销模式

零售电商行业的终极理想是通过创新无限缩短用户的购买距离、购买时间、使用时间,直到无限接近相同!庄帅我认真

拼多多“农产品集中加工系统”与产销模式

零售电商行业的终极理想是通过创新无限缩短用户的购买距离、购买时间、使用时间,直到无限接近相同!庄帅

我认真阅读了拼多多近日发布的一份《2018年扶贫与农业年度报告》,借此机会深入剖析拼多多在农产品领域的创新实践。

农产品零售电商简史

我们先简单回顾一下中国农产品零售电商的简史,可以追溯到2012年前后。

一是网易团队出来打造“原生态生活”,通过媒体优势创新农产品品牌模式,试图快速推动农产品品牌化、标准化。最后,只有“褚橙”走红。除了“本来生活”的努力,褚时健的个人作用更为显著。

当时,京东宣布未来将在生鲜电商领域投入100亿元。京东到家成为先行者。其联合永辉超市、沃尔玛探索生鲜模式。随后,其直接任命老将王小松为生鲜事业部总裁。在此期间,京东还两次投资天天果园,并于2017年底开设了第一家7Fresh。

除了通过淘宝推出“淘鲜达”,阿里还战略投资了“易果生鲜”(现在B2B模式已经转型),然后是“盒马鲜生”。

两大巨头中快速成长的“每日优鲜”和“好货”(拼多多前身)随即成为行业两匹黑马。

随着美团“小象”的稳步推进

“nt生鲜”以及2018年以来备受资本追捧的“社区团购”,生鲜也是主打品类。

原来,我基本上从京东到家、7Fresh、盒马、每日优鲜、小象生鲜、易果生鲜、社区团购等企业和模式成立之初就进行了深入的观察和研究。

无论是线上平台连接线下实体店的“到家模式”,还是“前置仓模式”、“混合业态模式”、“社交电商模式”,基本上都是希望通过解决生鲜(农产品)“最后一公里”的标准化服务,为消费者提供更快、更低价的农产品。

农资零售电商后端之痛

从生鲜(农产品)零售电商简单的发展史来看,末日还没有到来,各家都在努力。只是更侧重于“前端”的竞争,农产品的“后端”需要真正做大

完善和解决的力量。

目前,京东在生鲜“生产创新”的标准化过程中取得了一定的突破和进展;跑步鸡等产品很受欢迎;每日优鲜的“三密度模型”标准化工作也取得了成效。(了解两家公司在生鲜(农产品)后端的标准化做法,请点击“庄帅零售电商”公众号菜单中的“全部研究”搜索公司名称)。

本文根据《2018年拼多多扶贫助农年度报告》等相关资料,对拼多多“农货中央加工系统”及产销模式进行研究分析。

在分析之前,我们先来看两组数据:

这组数据来自脱贫攻坚报告,我在报告中关注了几个特殊的核心数据:新增农民1.8万多户,建档立卡贫困户17万户,新增销售超过10万+的农产品品牌600个。

另一组数据是:

截至2018年底,拼多多的技术团队拥有2000多名工程师,其中250多名专注于算法设计和开发。在此基础上,2019年还将扩充2000名技术工程师。预计到年底,拼多多技术团队的工程师人数将超过4000人,其中1000多人专注于算法设计开发。

上报数据是后果,人才数据是前因,中间是“农货中央处理系统”。

从这张简单的拼多多助农数据大屏图上看,“农货中央处理系统”是一个从B端到C端的强大连接系统。

按照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的说法:

系统将输入主要产区的信息,包括

ng地理位置、特色产品、成熟周期等,经过系统计算,在成熟期将各种农产品匹配给消费者。

也就是说,拼多多可以通过前后端数据和算法的结合,真正实现4亿消费者直连2.3亿农户的新型农产品产销体系。这样的产销体系,是每一个试图推动生鲜(农产品)零售的电商想要实现的。拼多多是如何实现的?

首先,获取农业领域的多维信息往往需要双脚。用一句通俗易懂的话来说,就是深入田间地头。这件事通俗易懂,不难做,但难的是做出效果。

根本原因在于,无论是京东、阿里、拼多多、每日优鲜等一线平台,还是一些生鲜零售电商的中小企业家和从业人员,早已在北上广守候多时

在二线城市,无论是创始人还是创始团队,强调更多的是对农村的了解,还是本身来自农村,在深入田间地头的时候,或多或少都会面临一些问题,包括地方方言不通、沟通方式差异、生活习惯差异、过度城市化的思维和技术思维等。

拼多多的创新之路始于3年前,采取动员新农人返乡的二次人才模式,打通以农户为粒度的农产品产区特别是深度贫困产区的“入网”工作,再通过自建的“农货上行”项目建设团队对接。

在拼多多向主产区渗透的过程中,农货团队和其他电商平台的生鲜团队一样,遇到了两个共同的问题:

一是贫困地区上行基础设施薄弱,快递物流吞吐量小。一些贫困县的农产品要运到地级市进行有效配送,不仅错过了农产品的最佳成熟期,还会产生较大的冷链和仓储成本,无法形成价格优势,只能靠定额补贴维持。二是贫困地区当地懂电商的青壮年劳动力匮乏,大多通过外地客商收货,难以保证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实际收入,无法形成该地区的“内生动力”。

基于以上两个共性问题,拼多多于2017年底开始全面实施“人才本地化、产业本地化、兴趣本地化”战略,带动有能力的青壮年回流

通过“多多大学”和“新农人返乡系统”回家。

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从一开始就明确了“新农人”的责任和价值观:

除了电商运营,新农人还承担两大责任:一是结合平台和本地资源,优化包装和物流。二是在当地相关部门和平台的监督下,对直连地区的贫困户落实“真扶贫、扶真贫、真脱贫”的精神,确保各项资源支持和溢价收购能够有效帮助贫困户增收。

连接新农人的拼多多“农货上行”项目建设队伍将从2019年起扩大到500-800人。团队包括“拼农货”、“拼多多大学”、“扶贫专项组”三大主力团队,由农业专家、扶贫专家、数据分析师、平台农货运营专员、农产品产地拓展专员组成。

扩招后,“农货上行”项目建设团队将深入全国更多农产品产区,在当地相关部门指导下,将分拣、包装、货品有效融合

流资源,进一步稳定全国地市和农产品产地直连“原产地直发”供应链体系。

通过这样的两级人才模式,将后端农产品和产区的相关信息录入“农产品中央处理系统”,完成第一阶段的系统建设。

这一过程还解决了“最先一公里”的问题,通过新农人主导产地农产品的集采、分级、加工、包装等方式,实现有效精准扶贫。

到2018年12月,新农人超过6万人!

创新拼多多农产品产销模式

那么新农人、农民怎么赚钱呢?让返乡的青壮年愿意一直留在农村发展?

因此,必须强化前端销售体系,迅速提升销售规模,才能真正推动农业和农副产品升级。在团购的基础上,拼多多投入了高达60亿的营销费用来促进农产品的销售。

通过“拼农产品”的模式,拼多多整合了一条零散农产品触达4.185亿用户的快速通道。比如,吐鲁番哈密瓜48小时可从田间地头直达消费者手中,价格比批发市场便宜;以前滞销的河南中牟大蒜,现在打包销往北京,价格只有超市的四分之一。

通过这一渠道,全国贫困县的农田与城市的办公楼、居民区相连,形成了一套可持续的扶贫助农机制

完全建立起来了。

另一方面,拼多多还创新将“虚拟养成游戏”与实际生产销售相结合。在“农货中央处理系统”界面图的右下角,实时显示了这款游戏所涉及的所有数据。

这款名为“多多果园”的小游戏印证了我之前对拼多多的分析:除了一起购物的方法,除了强化供应链,拼多多对普通用户是否有持续的吸引力,也就是玩法的不断创新。

2018年,拼多多推出的一批产品尝试创新助农扶贫。其中,5月上线的“多多果园”,让用户在线下虚拟果园种植树苗,以社交互动的方式养果。水果成熟后,用户将免费获得一份拼多多送出的扶贫水果,其中大部分来自川大凉山南疆等国家扶贫重点地区。

目前,多多果园每天有100多万斤水果发出,消费者种下的每一棵果树都代表着贫困地区果农增收。

拼多多

扶贫助农报告显示,通过多多果园等创新产品,用户在收获快乐的同时,也自动成为扶贫工作的一部分。截至2018年底,该平台已带动数亿消费者参与扶贫工作。

多多果园如何实现“裂变式增长”,促进农产品规模化销售的分析,在此无需过多展开。相信下载拼多多玩一会《多多果园》很快就能感受到。

从后端模式创新到前端玩法创新,拼多多用三年时间真正解决了大家做生鲜(农产品)电商遇到的共性问题,从而实现了规模化销售。

2018年,拼多多农货销售额653亿元,较2017年的196亿元增长233%。这些数据表明,拼多多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之一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拼多多还做了一件他以前“原生”做过的事:农产品品牌化。

报告显示,2018年,拼多多平台诞生了13个销售额过百万的冠军农产品。600多款爆款农业单品,销量10万+。由此,孵化了一批具有地理标志的农产品新品牌。

至此,拼多多成功建立了从“最先一公里”到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创新产销模式,搭建起“农货中央加工系统”,支撑其规模化持续健康经营。

“拼多多要做的是让真正优秀的新农人脱颖而出,让绝大多数消费者享受到质优价廉的商品。”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s

援助。

最后试着画出了拼多多“农货中央处理系统”的架构图,帮助大家更快速、更全面的了解:

拼多多的终极理想

在分析了拼多多的“农货中央加工系统”和产销模式之后,我想再花点时间分析一下拼多多的终极理想。

四年前,当拼多多第一次出现在微信群里时,我坚信这是一种理想的商业模式。

通过近几年对无人零售、社交电商、拼多多的深入观察和研究,我写了一篇题为《零售电商行业的终极理想》的分析文章。

这个终极理想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:零售电商行业的终极理想,就是通过创新无限缩短用户的购买距离、购买时间、使用时间,直到无限接近相同!

这一终极理想结论来源于研究总结出的“二维模型”,而我

从时间和距离两个维度,研究线下实体零售和线上电子商务,以及两者的结合模式。其中,为拼多多与淘宝、京东传统中心化电商的对比画了一幅图:

因为互联网只有一维度的商业特征,购买时间最终取决于决策速度。

最终,电商在购买距离、购买时间、使用时间这三个部分变成了这样一个等式关系:

使用时间=快递速度,购买时间=决策速度,购买距离=快递速度。

电商的利弊变得显而易见:

购买时间(决策速度):用户决策速度加快,可以突破地域限制实现随时随地消费。使用时间(快递速度):与用户的购买时间分离,时间受到电商发货速度的制约。淘宝:用户决策的速度主要取决于商品的对比,快递时间取决于第三方物流。京东:依靠自营降低用户决策速度,自建快递缩短使用时间。拼多多:依靠超低价格将决策速度降到最低,用户对使用时间要求不高。

从“二维模型”分析,拼多多在京东、淘宝的打压下崛起也在情理之中。拼多多针对淘宝、京东体系的弱点,构建了自己的核心优势:提高用户决策速度(缩短购买时间)!

基于“二维模型”的研究成果,我进一步研究了社交零售和社交电商的降维逻辑,最终得出结论:二维中应该强化一个维度,比如时间

业务系统。忽略其他维度,比如空间。在与高维商业模型的竞争中,获得了快速发展,实现了降维攻击。

这些研究成果和拼多多创新的农产品产销模式:从“最先一公里”到“最后一公里”,明确得出结论,拼多多也有这样的“终极理想”。

拼多多发生的变化是:在缩短用户“决策时间”方面不断创新,同时进一步缩短用户“使用时间”!

这种变化和进步与“二维模型”的五大模块:消费者、品类、商家、平台、服务商密切相关,尤其是生鲜(农产品)的属性,决定了拼多多在缩短用户“决策时间”的基础上,从“品类”模块大力推动用户快速缩短“使用时间”。

拼多多“农产品集中加工系统”与产销模式1

本文来自网络仅做展示,观点不代表云扬帆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业务联系:scyiba

侵删专线:bfbmbhk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